干了这碗方便面

圈子又出幺蛾子了?无语😓

王先生那点路人缘都被脑残粉败光了!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有如此脑残的粉丝!

看到一个笑死人得理论:正常人粉了靳先生就不能粉王先生,粉了王先生就不能粉靳先生。
谁规定的?你们爱豆规定了吗?你们爱豆知道你们这套理论吗?简直笑掉大牙了!说出这套理论的才不是正常人!

诚诚的自白书

Ann:

明诚:有人问我为什么那么努力,很多时候我也会疑惑。
明诚:可每当我看到我家先生,世界上有一个这样优秀的人,我怎能不努力。想要努力成为更优秀的人陪在他身边。

真好笑,还有人纠结那个姑娘是不是邻居!这里倒要问一句,穷追不舍要证据的是何居心??大概她拿出证据来该不信的还是不信,毕竟没办法让正主亲自认证,即使正主亲自认证了,你们还是会撕的。因为你们根本就是为了撕而撕!
还有,谁质疑谁举证,认为她造谣就去法院告吧,做个榜样,也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多cp】總有跟其他對不一樣的那一對

patrick:

有一天
醫院的三巨頭一起愉快的手拉手去上廁所
一人站一個(其實三個人站一個也是可以的),分別是院長啟平老庄這樣的站位
啟平那天很不巧的穿了一跳前面沒有門的內褲,只有拉下來才能掏出來的那種。
‘啟平,你的毛呢⋯⋯⋯’老庄發誓他真的不是故意看的,原本是想要跟院長說什麼來著結果就真的一不小心瞄到了。
院長聽聞還在好奇什麼毛能讓老庄這麼驚訝,遂扭頭看了過去
‘剃掉了呀,我跟你們說剃掉之後啊這個視覺上來講會感覺變大了好多’
啟平抖了抖,塞進去收好,拉上拉鍊系好皮帶。
emmmmm⋯⋯⋯似乎院長和老庄內心都有了一些想法。

凌李
院長懷揣著那點小心思回到家,小警察正坐在沙發上幫他的蛙蛙割草。
跳過兩人煮飯吃飯親親一切不重要的步驟和話語之後終於要進入重點了。
’emmm⋯⋯然然⋯⋯‘
’嗯,怎麼啦。‘
’那個⋯⋯我⋯⋯‘
聽到院長這麼猶豫的要講不講的樣子,小警察放下了手機,轉過頭看著他。
’怎麼了,遮遮掩掩的,你要說什麼。‘
’就是⋯⋯‘



庄季
‘季白~~~’
‘老庄你⋯⋯還好吧⋯⋯⋯’
‘季白~~~’
‘庄恕你給我好好說話⋯’


次日
三巨頭又約著一起去廁所 老庄死活不去。不對!很不對!平常都是他吆喝這一起去的,怎麼今天就死都不去了。結果被兩人架去了廁所
這一次的站位是院長老庄啟平
‘欸啟平啊⋯⋯’院長轉過頭原本是想跟啟平說真的是感覺有變大的效果,結果一不小心瞄到了。
‘沃草!老庄⋯⋯你⋯⋯毛呢⋯⋯⋯’
原本就看過來的啟平順著院長的視線看了過去⋯⋯
‘我去!可以啊老庄!’

後記

‘凌遠!你大爺!小爺再讓你碰我的毛我跟你姓!扎死了!’

‘季白⋯⋯白⋯⋯我錯了⋯再也不打你毛的主意了⋯⋯’

某些人还真能发散思维,说是邻居居然能脑补到他们上床。究竟谁龌龊?

围观了一下,先声明,我对王先生是尊重并喜欢的!但是对于粉丝嘛emmmm
个人认为那个姑娘并没有做错什么,晒车这个事实,早在春天的时候姑娘就晒了。也围观过。翻一翻她的主页,看的出来对王先生还是很支持的,买了很多周边。不要说矿泉水便宜,那么多杯子,也是一箱一箱水换的。
说是邻居就是装逼吗?明星也是人,开门七件事,他们也少不了。有邻居也很正常,她只是说了她看到的。并没有贬低王先生,而且还说王先生人很好。抓住一个细节大作文章,你们在怕什么?怕两位演员关系好?如果你们认为她造谣,请举证,可以告她!网络不是法外之地!
包场不管是不是位子少,是不是黄金档根本不重要,重要的事她们去支持了,不是吗?
快过年了,何必戾气那么重呢?
大着胆子打一个tag,不接受撕!不接受教育!

我家的cp世界第一甜!不服都特么憋着!

如果各家孩子期末考试不及格(3)谭赵

SapphireElfShen:

谭小平期末考试没及格,自然不是因为咱们小谭学习不好,只是因为爸爸这一个月一直在美国,爹地这个月医院接了一场大型交通事故,加上小赵医生为了评职称,在研究一个新课题。


两相加和,爸爸爹地太忙而忽略了小谭同志。小谭同志虽然小小年纪智商高,但毕竟是个孩子,期末考试不及格无非是想吸引一下爸爸爹地的目光罢了。


但是小谭同志忘了,老谭同志是怎样的人。


两位大佬自然是一眼就看出小孩子的心思,爹地惭愧,挤出一周时间想带孩子出去玩。从美国回来的老谭不乐意了,心想咱们两个一月不见,你就关心小的,不“关心”大的?


两张机票,就把小赵医生带走了,一通电话,让安迪来给谭小平补习。


谭小平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生无可恋,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他现在不需要安迪阿姨,有点想要明台叔叔。。。


-----------------【╮(╯▽╰)╭---】----------------
突然想起写楼诚的时候没表明时间背景,就让小谭同志和小明同志深刻交流被虐这件事吧 😄😄😄
关心小的,和“关心”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