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方便面

【庄陈】不须耳鬓常厮伴,一步之遥意已倾

Silvia安歌: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同生共死


蓝太太,坚强啊,勇敢啊,这是我送您的庄陈请笑纳,要振作啊  @蓝子 






医院这个见惯了生老病死的地方,命运把每份悲欢的颜色冲洗掉,让谁也称不上独特。两个人、四年感情、猝不及防的相逢也不过是匆匆一瞥。


陈亦度被推下手术台,那人的轮廓隔着影影绰绰,在微微睁眼间撞进视野。


庄恕曾经一封邮件从美国丢回来“分手”两字,陈亦度放下标书飞了十几个小时敲响他们合租过的公寓门。一个设计师,一个医生,再想一起画素描都要隔着时差。异地恋再无力不过,最终山海不可平。


那人什么时候回国的他不知道。陈亦度阂眼,他曾做了最大努力去争取,现在能管住的只有自己。太累了,没力气遥望别人的精彩。


  


陆晨曦出现的地方的确相当精彩,一夫当关拦住庄恕。 


“说!为什么又抢我病人我倒要看看这次是什么门道。”女医生脾气不好,肺活量是真好,抢过手术单看完直呲牙:“气胸?气胸!一个气胸我还以为是什么百年难遇非你不可的手术庄大教授你抢什么啊!” 


主刀医生不为所动,拿过材料签下自己的名字:“不是抢手术。是抢男人。” 


“……哈?”


没什么可解释的,学医治普罗大众,凭什么不能治那个他。


  




庄医生新收治的病人很古怪,竟然要换主治医,小护士劝说庄教授是我们最棒的大夫呀。“所以我用不起。”话不多,态度坚决。


护士眨眨眼,搞不懂,谁都搞不懂,只有庄医生查房照常。


厉薇薇忍不住骂人,医生是不跟你一般见识,真把人家惹生气了,你就得任人捏圆搓扁。


“我太疼了。你出去。”陈亦度脸色惨白。


厉薇薇咬咬嘴唇放下手里东西,分装一半带出去。病人不懂事,总得有人去给医生道歉。


 


“庄医生,我亲手做的点心您也尝尝吧。”姑娘把殷勤捧上前。


庄恕挑眉:“厉小姐竟然会亲自下厨?但我不能收。”


厉薇薇见对方不买账有点急:“阿度那个脾气谁也搞不定,不是针对您,庄医生您可别往心里去啊。”


“……脾气这么不好都被厉小姐收服了,看来您相当厉害。” 


“哪有哇。”厉薇薇被戳到痛点顿时咧嘴,把陈亦度数落个遍,“能收服他的只有当年他那个男朋友,这两年没了感情生活这人越发冷酷。”


“厉小姐。”庄恕打断:“就这样帮朋友出柜,对象还是我这个只见过几次面的路人。不妥吧!”两年前那个节点上分手的,正是这个隐隐发火的大教授。


那时候陈亦度毕业回国,创业顺利,DU年轻的总裁扶摇直上。但总有人看见光就想挖背后的暗。庄恕收到国内一个工作室的信,说拍到两人亲密照片,请他衡量。


衡量什么,买平了一次以后怎么办?庄恕离得太远了,什么都护不住。


厉薇薇问:“庄大夫,医生都不能接受特殊性取向吗?那可能我们的行业包容度更高,阿度从不隐瞒自己有过男朋友,否则我也不会知道。这跟一个人是左撇子一样不足为奇。”


……从没隐瞒吗? 


如果曾经顾忌的一切都不算困难,那么真正让陈亦度伤心的恰恰是自己那份所谓的保护。庄恕陷入漩涡,时光的另一边是那时候年轻人破釜沉舟问他:“如果我说,你现在决定分手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你还是坚持吗?”——我究竟做了什么?


“那我们不说这个。”厉薇薇的声音把庄恕惊醒:“病人和医生都辛苦,我两个都照顾是应该的。”一块糕点塞进手里:“我打碎了很多芒果在里面,您一定会喜欢的。”


等等…“芒果?!” 


“对呀,有什么问题?”


  


点心掉在桌子上,桌椅磕碰的声音在办公室回荡,庄医生冲出门去。走廊上陆晨曦见状如临大敌。哪个房,哪个床?推仪器还是拉药车!


都不是。 


病房门被撞开,里面病人一点事儿都没有正在吃东西。庄医生双手捧到人家面前,哄孩子似地:“吐出来,吐出来。”


那位古怪病人显然不乐意,薄唇紧紧抿着,眼里水汪汪全是莫名其妙。


庄恕按耐焦急催促着:“有芒果!”


…… 


甩飞手里点心,陈亦度舌头一翻,赶紧把含着的东西抖出来。倒水漱口、兵荒马乱。庄恕大拇指给病人抹去嘴角水渍,陆晨曦在门口全程看不懂。


“芒果怎么了?”陆晨曦问身后。


厉薇薇笑笑:“不怎么。不是芒果。”


——陈亦度,连你自己都没发现,只要撞上那个人你就格外任性。从总监到总裁,这一点毫无长进。




陈亦度芒果过敏。发现这个问题是在他留学时候。


痒急了不得已去敲室友房门,对方毕竟是医学生,成功讨得一粒阿司咪唑片。


但庄恕左右想想不太放心。也幸好他去探病,发现陈亦度服药之后情况更糟,几乎要把皮肤抓破。


受体阻滞剂致敏!


“别挠了。”庄恕压着室友双手,平日那么好看的人被折磨得狼狈不堪。普通无比的息斯敏而已,他却精致到对抗敏药过敏。


“你这是急性,要么上激素,要么抗过去。我建议后者。”


陈亦度浑身泛红,连眼珠都恨不得抠出来刷一刷。


不能再抓了,那一晚庄恕帮陈亦度揉遍脆弱的皮肤,渐渐平静下来的人最后在他怀里睡着。睫毛不安地抖动,抖得庄恕跟着颤栗。


庄恕想碰碰,陈亦度没躲。


“出去。”


时光轮转,物是人非。缱绻散后,茕茕孑立的两个人之间横亘疏离。陈亦度眼里空荡荡,卷起风霜吹得庄恕透心凉。


庄恕大喊:错了,都错了!但听在耳里只剩低沉的解释。


陈亦度阻止庄恕:“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


“我什么都知道。”谈条件怎么会舍近求远找上庄恕,自然是陈亦度这里没讨到好处。号称第一狗仔已经迷失了“把关人”职责,手下人早就看不惯近似勒索的做法,他们明明什么都没拍到。结果这件事成了爆发点,全体摄影师出走工作室。


“那我们是不是可以……”


陈亦度躲开伸过来的手:“我也说过,不会原谅你。”爱脆弱,人脆弱,如果没有勇气不如两相安好。


 




庄恕不然。


除非对那个人不利,否则什么都挡不住他。


那天之后庄医生但凡有空就去陪床。陈亦度赶不走,由着他自说自话。


你这么容易过敏,放在19世纪一准儿是个贵族。就是因为太整洁了才得‘枯草热’。


苹果在外科医生手里皮削得又薄又长。


病友俱乐部一定意义上啊象征身份。这些有身份的人一到夏天就外出度假,甚至带动了交通运输和消费经济。


床头桌果盘里放进第三只削得漂漂亮亮得苹果。


 


探望陈总的人络绎不绝,统统听庄医生指挥。


把花拿出去,病房不准放!以后这种东西都不准接近他。就是因为花束引他过敏咳嗽才咳出气胸。都拿走。


 


亦度,别躺着画图。你不知道米开朗基罗画完创世纪,后半辈子连看信都要举起来仰头看么?


庄恕慢慢摇起病床。


你说这教皇为什么放着拉斐尔不用偏偏让一个刻石头的去画?五百多平方,画了四年半,我估计是拉斐尔不想奉献自己的颈椎和眼睛。可惜了米开朗基罗,不到四十就折腾得老头一个。


 


把引流液颜色形状仔细记录下来。


你这设计是维多利亚时期风格吧。我告诉你那时候要是哪位女性特别有异性缘,十有八九就是肺结核。知道为什么吗?维多利亚时期的审美是不是人瘦、肤白、面色潮红?一样儿不差,外加瞳孔泛光,标准的结核病症状。


 


夜班,陈亦度睡着了,庄恕掌心抚上冰凉的手背,点滴管滴答、滴答。


终于触到了,好像更瘦了?怎么这么瘦?


明天就要出院了,别再进来了。可是出了医院去哪儿找你?


滴答、滴答。


看多了见惯了,不轻言生死。


偏偏遇见值得同生共死的,就格外小心。


滴答、滴答。


可惜时间不多了,还没捂热,还没融化。


滴答、滴答。


 


第二天进病房前陆晨曦拦住庄恕:“我来吧。”


“不用。”


手指在侧肋划过,胶布一点点从皮肤上撕下来,露出引流管另一段安稳地长在胸腔内。庄恕突然握住导管,用力一拔!


“呃…啊——!!”


“可以出院了。”完成任务主治医扬长而去。


 


拔个导管而已,庄教授要当回事儿都对不起自己身经百战。


那上面带着血丝生生从胸腔抽出来,冲口而出的惨叫,蜷缩颤抖的身体……


是了,庄教授还是当回事儿了。


脚步声急促地由远而近,庄恕揉揉眼角抬头,迎面一个巴掌:


啪——


“陆晨曦你疯了!”


陆大夫忍无可忍:“又不是小姑娘竟然躲在这儿磨磨唧唧 你就该生扑到他身上拿他擦眼泪!这么瞻前顾后我要是个女的都看不上你何况男人 如果你都不能义无反顾凭什么让人家对你有信心!”


一巴掌打通任督二脉,陆晨曦你也承认自己不是女人。


 




医院走廊里病痛苦恼与康复欣喜密密交织,每个人都有故事,每个故事都很渺小。那个西装清丽的男人再不俗,经过他身边也不过是来得及多看上两眼。然后继续按照自己的轨迹彼此湮没。


男人脊背笔直,一步一步眼看走出大厅。


“陈亦度!”


不知谁吼得大声,人们停下动作寻找。


一个医生大步流星,横穿大厅,迈过熙熙攘攘的生死喜怒。


男人闻声转身。


医生的脚步急切渐渐变成奔跑,白色医师袍卷起一片阳光劈开两年分别,把距离迅速拉近……




陈亦度,站着别动就好,剩下的悲欢一起走。


 

评论

热度(199)

  1. 干了这碗方便面Silvia安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