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这碗方便面

【燃气瓶】 K歌小段子

光一家的小迷妹:

其实也不算小段子


应该算小番外


其实也算不上K歌


就是一个……边吃饭可以边唱歌的餐厅


嘻嘻嘻


暗搓搓搞一发事情。


(老是拆自己cp也真是……够)(我我我我只是被唱歌的平平撩到而已)(捂脸跑)


———————————————————————————————


【时间线在熏然受伤之后。】


“然然啊~”


“赵启平你皮又痒了是吧?”李熏然摩拳擦掌地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医师袍但是并不正经的骨科医生。


赵启平转着笔,听到这句话“啪”一声把笔拍在桌上。“得得得,小李警官。就是想问你一下,今晚赏个脸,一起去吃饭啊?”


“想让我掏钱包?”李熏然一脸不屑。


“不不不,”赵启平慌忙摆手,“小李警官为国负伤,可是国家的功臣,怎敢让功臣费心呢是吧?当然是我请客。”


“你再讲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我抽死你。”一向温文尔雅的某然在赵启平面前马上暴露本性。


“得,”赵启平起身脱下医师袍,“等我一下,换个衣服。”


其实吧,赵启平倒也不是什么心血来潮,倒是今天精神科那位兄弟跟他说有空带李熏然出去散散心,发展一下他的爱好什么的,倒能慢慢治愈李熏然的PTSD。


于是赵启平脑子里第一个意识就是:带李熏然去唱歌。


但是酒吧KTV那种地方他不敢带李熏然去。


——要是让李熏然碰到酒,就相当于给他注射催眠剂。


所以脑子里就把这两个念头pass了。


但他突然想到——有一家餐厅……是可以边吃饭边唱歌的。


那行,择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


主要是赵启平今天不用值班……他怕以后某一天一个猝不及防就被院长留下来值班。


然后李熏然就被赵启平拉到了那个餐厅。


“这餐厅装修得挺漂亮啊。”李熏然坐下来环顾四周,倒像个听话的小男孩。然后……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餐厅中央的舞台上。


“平平,平平!”李熏然摇了摇正在点菜的赵启平,“那舞台用来干嘛的?”


赵启平抬头看了一下李熏然:“唱歌的呀。”


“哦?”


“等会要不要上去唱啊?”


“要唱你唱。”李熏然咬咬唇,又把头扭向窗外。


赵启平笑了笑,又低头继续点菜。


菜一盘盘端上来,李熏然就顾着低头猛吃,哪顾得上人民警察的身份。


“这家店上菜还挺快的……诶你慢点吃,这是饿了几年啊你。”赵启平看着李熏然两腮鼓鼓的,像只仓鼠似的。


不一会儿,一桌菜就被消灭得差不多了,这时舞台上上去了一个人。


赵启平碰了碰李熏然的肩膀:“我们李副队要不要来一首?”


“赵启平你今天拉我出来就是要骗我唱歌的吧?”李熏然一语挑破。


“什么事都逃不过我们李副队的法眼。”赵启平赔笑道,“所以李副队是要献歌一曲咯?”


“不要。”李熏然撇嘴。


“你可是答应过我的。”


“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在病床上,你那时候跟我说你出院后你要唱歌的。”


不用说,肯定是赵启平在李熏然昏迷的时候占了李熏然的便宜。


可惜我们李熏然就这么相信了。


“真的……?”


“嗯嗯嗯”赵启平鼓着嘴疯狂点头。


李熏然二话不说上了台——他可不想别人说他堂堂副队不守信用


“这首歌,献给在座的各位,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罢朝赵启平眨了眨眼。


台上的人安静地坐着,用低沉的声线诠释着那安静的情歌。


赵启平倒希望能够一辈子这样,他唱,他听,就这样安安静静的,没有世俗的喧嚣,没有所谓的枪林弹雨。


他承认,他很自私。


谁叫自己喜欢上的是他?


一曲唱罢,掌声雷动。


李熏然回到座位上,赵启平早已不见踪影。


“这首歌,献给我的刑警副队,一个,叫李熏然的人。”


李熏然一愣,望着台上的赵启平。


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无处可放的大长腿就这么搭在地上,哪里像平时那个活泼好动的他。


李熏然第一次发觉:安静下来的赵启平挺好看的。


倒不是说之前认为他不好看……主要是……老动,也没有仔细去看。


赵启平唱的一次就好。


两人相视而笑。


“我想陪着你到天荒地老。”


“我答应你。”


——————————————————————————————


本来想暗搓搓发把刀然而发觉我发不了捂脸哭


半夜暗搓搓搞一发事情


然启真的……甜


我觉得……双警……大概……会……打我

评论

热度(12)

  1. 干了这碗方便面光一家的小迷妹 转载了此文字